当前位置:主页 > 498888开奖结果查询 > 正文

中老年时报数字报-阅览情结

2019-06-12  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量:

  我是在农村读的小学和初中,学校条件极其简陋,没有图书馆,更无阅览室。读完初中,我考进江苏省教学质量最高、设施最好的苏州高级中学。那时候老师授完课,几乎不给学生布置作业,课外活动丰富多彩,任学生凭自己的兴趣自由选择。我就是进高中后爱好文学的,课余时间大都泡在阅览室里。记得读高三时,我嫌校阅览室所订的文学期刊数量少了,于是每到星期天,干脆到市图书馆“过瘾”去了。即便是高考前夕,我也依然如此。若将此经历说给如今的高中生或他们的家长听,恐怕不会有人相信。

  如今回过头来想,当年课外泡阅览室,对我的生活道路影响甚大。读高中时我最喜爱的杂志是《新观察》。进大学时,迫于政治、经济形势的变化,《新观察》停刊了。直到1980年初,当我获知隶属中国作家协会的《新观察》将“春风吹又生”后,就立即设法找到主编门上去毛遂自荐,并顺利地开始了我的文学编辑生涯。1993年我白手起家创办的《作家文摘》一炮打响后,为取信于广大读者和广告客户,每期报纸上都刊有当期印数,在全国成千上万种公开发行的报刊中,这是唯一敢于公开真实发行量的纸媒。好些同行以为这是我的“发明”,其实《新观察》在上世纪50年代就是这样独树一帜,我仅是效仿而已。这样做,既表达了编者的自信,又是一种自我激励。可惜我离任后,这一独家的经营良方就此失传。十多年来,在纸媒大都滑坡的背景下,我没有发现一家公开真实发行量的报刊,这似乎成了讳莫如深的商业秘密。

  创办《作家文摘》之初,互联网尚未开通,报社亦无一台电脑,编辑们每天一上班,就是争相阅览当天新到的数十种报刊。而我因为忙于开会、审稿、接待及应付各种杂务,往往要到下班时才能补遗珠之憾。因此那时候,几乎每天我都是中国文联大楼里最后一个下班的人。我想,在主政《作家文摘》的五年里,也许在文学界,我是阅览报刊量最大的一个人。正因为有此情结,进入了互联网蓬勃发展的新世纪后,我依旧对纸媒难以割舍。

  我是在上大学前夕发表第一篇作品的,此后的五年时间里,几十篇习作变作铅字见诸于报刊。近几年来,也不知是快递业的迅猛崛起,还是邮递员队伍的变异,我所写的文稿发表之后,已收不到样报样刊了。以致每每收到稿酬,也不知何月何日采用了哪篇拙作,不得不再去阅览室查询。但也不是每次都能查到,因首图的报刊要装订收藏,杂志只能阅览当年的,报纸只能阅览当月的,错过了时机,就只能抱憾而返了。

  前几日阅览一本老年杂志,一眼看到了我所投稿件的醒目标题,但连翻两遍杂志的正文,却不见有我的文章,令我惊讶莫名。当我第三次从首页开始一页一页翻看时,才发现印有拙稿的那几页正文,被人用锋利的刀片贴边裁去了,若不细心,很难察觉刀痕。说实在的,我与多地图书馆的阅览室结缘已半个多世纪了,还是首次见到这样的伤残。在没有复印设备的年代,我到图书馆都是带着笔记本的,有时为摘抄一份资料不惜花去两三个小时。如今方便了,看到有用的资讯当场就可请管理员复印一份,只需几角钱,何苦为省这点小钱,不惜毁掉一本公共读物呢?我想,假如我遇到想复印却没带钱的读者,一定会毫不犹豫地予以资助。这倒不是我慷慨,实在是我这一生从公共阅览室获取的文化滋养无法用金钱来估量。香港正版挂牌118


Copyright 2017-2025 http://www.carmencsz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